姵紹站讀

蘇貞昌諷侯友宜夫人「神隱」 葉毓蘭:把妻子當先生附屬品?

蘇貞昌諷侯友宜夫人「神隱」 葉毓蘭:把妻子當先生附屬品?

黃國昌批監察院查NCC沒是非 「蚊子院」升格「洗地院」

任美鈴鮮少在公衆場合與侯友宜同框。侯友宜在擔任警大校長時,愛學生如子,特別應學生之請回家說服太座,來爲學生的化裝舞會開舞,因爲這些警大學生都跟早逝的侯乃維一般大小。夫妻倆陪着孩子跳舞,面具後盡是淚水。(照片故事,取自葉毓蘭臉書)

民進黨新北市長候選人蘇貞昌打出「夫人牌」,請出太太詹秀齡掃街拜票,蘇並表示,所有候選人的太太都有出來,就只有一個太太不出來,不是很奇怪?暗諷對手侯友宜的夫人神隱。對此,侯友宜的老同學、亞洲警察學會秘書長葉毓蘭反問:認爲「先生競選不出來助選的妻子一定有問題」,這種妻子是先生附屬品的落後觀念,誰重視女性權益,誰尊重女性,還不夠清楚嗎?

日前蘇貞昌開始打夫人牌,請出太太詹秀齡掃街拜票,反觀侯友宜的夫人任美鈴相當低調,從未出席侯友宜競選場合,蘇貞昌更諷刺表示,「太太不出來很奇怪」。

葉毓蘭今早發表《誰尊重女性?》一文,她表示,「太太不出來」沒有什麼好奇怪,老縣長&前院長,難道你不瞭解警察工作有多辛苦?當年的刑警幾乎是上午出門,晚上能不能回家都不知道,哪像您老人家只憑一張嘴就可以當上行政院長,位極人臣!

葉毓蘭說,侯友宜爲臺灣的治安衝刺的背後,最關鍵的人物就是他的太太任美鈴。這個「憨查某」讓侯友宜沒有後顧之憂,讓他知道即使你爲治安捐軀了,父母我會替你孝順、孩子我會替你養大。

Hello甜心:许少的小辣妹
Sunday
源自错误的爱

美检视对中关税 剑指电动车

也因爲當年跟侯友宜交手的都是火力強大的黑幫,風險極高,所以侯友宜不讓父母妻兒曝光。任美鈴從侯分隊長夫人開始、組長夫人、大隊長夫人、副局長夫人、局長夫人、署長夫人都不曝光。葉毓蘭說,任美鈴後來的不曝光,是她的自我節制,不想因爲先生的顯達以官太太出現,避免讓人有可以趁虛而入關說。

而任美鈴不是唯一如此犧牲的警眷。葉毓蘭表示,年初參加國道公路警察局局長周威廷的退休茶會,周威廷特別感謝他的太太,在他40餘載警察工作歲月中,做一個實質的單親媽媽。「兩個兒子怎麼長大的,我都不知道!」周威廷如此感慨。

慘遭正宮找上門呼巴掌!8點檔女星莫名成小三委屈哭了

元宵节的温暖

此外,前臺北市警察局長黃升勇,某次聊天忽然說不出女兒的名字,「因爲太久沒有回家,女兒改名了記不得!」。幾乎以辦公室爲家的黃升勇,因爲太久不回家,家中的狗忘了他的氣味,居然有次把他咬傷住院,神經被咬斷復健了半年才痊癒。

葉毓蘭表示,警察的辛苦,人盡皆知,每個辛苦的警察背後都有一個了不起的警察太太。蘇貞昌爲了勝選,請夫人、女兒出來造勢,很好,但不應該含沙射影,抨擊尊重太太決定的對手。

葉說她想起1994年高雄市長選舉,民進黨的候選人張俊雄因爲「雙人枕頭」風波,在壓力下讓自己當年的情婦朱阿英落髮下跪道歉的那一幕,這是選舉時踐踏女性權益的最高點。

只不過2018年民進黨已經有了女性主席,還有花媽這樣重量級的政治人物,卻仍然停留在「先生競選不出來助選的妻子一定有問題」這種妻子是先生附屬品的落後觀念,誰重視女性權益,誰尊重女性,還不夠清楚嗎?

Categories
新聞新聞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