姵紹站讀

憂歐洲「歐洲可能面臨戰爭」 德國防長籲:德國須有作戰能力

憂歐洲「歐洲可能面臨戰爭」 德國防長籲:德國須有作戰能力

地方反對 新北生質能源中心撤案

德國國防部長佩斯托瑞斯週日表示,在當前全球局勢下,德國須有作戰能力。法新社

德國國防部長佩斯托瑞斯週日表示,在當前全球局勢下,德國須有作戰能力。這位社民黨政治家向德國電視二臺表示:「我們必須做好思想準備,歐洲可能面臨戰爭」。他說,無論是聯邦國防軍,還是德國社會,都須做好防禦準備。

佩斯托瑞斯也駁斥了對他自1月接任國防部長以來工作進展緩慢的批評。

锦绣深宫:皇上,太腹黑! 小说

蘋果2024年四新品暖身 台積電、鴻海、大立光等供應鏈添動能

被幽灵所讨厌的男孩

蕭茲:「時代轉折」

近來數週,德國被批評缺乏政治意願對抗俄羅斯對烏克蘭的侵略行爲。退休美國將軍霍奇斯(Ben Hodges)向德國電視二臺表示,德國未能直面對國際民主秩序的威脅。

不過,佩斯托瑞斯所說德國軍隊須做好戰爭準備,這不單意味着數十年來德國縮減軍費開支的改革需要逆轉,也意味着觀念上的重新定向。也就是說,海外維和使命減少,比如在阿富汗或馬裡,焦點更多轉向德國和歐洲的自我防禦。

自柏林牆倒塌、華沙條約組織的威脅終結,歐洲經歷了30年相對的和平,這讓德國軍隊的性質也發生了改變。

佩斯托瑞斯說:「我們不可能在19個月內改變這一切」。他同時補充說,總理肖爾茨去年在所謂「時代轉折」講話中宣佈的1000億歐元特別軍費有三分之二已經落實爲合同。不過,「問題是,合同並不會即時轉化爲生產和交貨–這一切都需要時間」。

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ECFR)德國與歐洲安全政策專家羅斯(Rafael Loss)認同這一說法。「工業訂單需要很長時間。工業界需要加大產能,需要時間組裝十分複雜的武器系統並融入聯邦國防軍系統」。

不過,他認爲,佩斯托瑞斯所進行的改革仍是表面化的。

上海嚴重空污…迪士尼特別演出不放煙火 園方給「這方案」彌補

德國外交政策協會(DGAP)研究員馬特(Aylin Matlé)則認爲,責任不在佩斯托瑞斯。「我認爲他的前任蘭布萊希特(Christine Lambrecht)浪費了一年對軍隊現代化革新的時間,她所做的太少」。馬特向德國之聲表示,不少進程的加快是佩斯托瑞斯的功勞。「此外,也不能低估財政方面的負擔。聯邦議會國防委員會的計算顯示,事實上,軍隊還需要3000億歐元完成現代化革新」。

馬特補充說:「這也不單是錢的問題。還有人手。聯邦國防軍徵召不到足夠的士兵。目前軍隊有18.3萬人,目標是20.3萬人,但申請人數下降。聯邦國防軍需要成爲有吸引力的僱主」。

國防軍頭重腳輕?

專家羅斯認爲,聯邦國防軍需要進行必要的結構改革,其中包括,軍中軍官的人數很高,和1980年代末持平,但當時的軍隊規模要大得多。如今,將軍多,士兵少,船艦和坦克人手不足。他說:「德國軍隊現在是頭重腳輕,這當然也影響戰鬥力」。

此外,德國政界和社會對於德國「須做好戰爭準備」仍須扭轉觀念。14年前,時任德國防長古滕貝格有關阿富汗局勢的表態就曾引發爭議。他當時說,德國軍隊面對的是「類似戰爭的條件」。羅斯說,這樣的表態當時讓人大驚失色。而如今,「這種戰爭語言的迴歸反映出歐洲安全環境的惡化」。

羅斯的擔憂是,當前德國的聯合政府陷入意識形態分歧而無法及時爲德國軍隊提供後續資金。佩斯托瑞斯估計,1000億歐元的特別軍費將在2027或2028年告罄。

德國政府已經談及這一問題。綠黨籍的經濟部長哈貝克本週向《法蘭克福匯報》表示,如果認真對待所謂「時代轉折」,德國就必須在安全領域採取更多措施。「債務剎車有很好的理由,也適用於本屆聯合政府的工作。但我們必須更長遠地着想,我們所制定的政策規則是否一成不變地適用於時局的變化」。

無論如何,北約制定的成員國GDP的2%用於軍費這一目標,代價是高昂的,而這筆資金總要有出處。

© 2023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爲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 本文章由德國之聲授權提供】

刚刚,94岁蓝天野获“七一勋章”!老戏骨当年曾是地下党员

Categories
全球新聞
Tags